咨询热线:
18680758854

您所在的位置: 沙坪坝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刘远务律师 刘远务律师,女,汉族。毕业于北方民族大学,法学专业,在大三的时候便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取得律师证A证,法学功底深厚。 在从业期间,本律师做事踏实认真,对工作兢兢业业。对每个案子的完成,都尽自己所能,最大限度的...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刘远务律师

手机号码:18680758854

邮箱地址:492930152@qq.com

执业证号:15001201311865525

执业律所:重庆中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重庆沙坪坝三峡广场庆泰大厦23楼

成功案例

老人手术后 四根螺钉断裂体内

老人手术后 四根螺钉断裂体内

农六师105团芳草湖农场67岁的张亚贤老太,因骨折在医院做手术。手术两个月后,固定钢板的一根螺钉断裂,过了一个多月后,又有三根螺钉断裂体内。张亚贤老太只有无奈承受第二次手术的痛苦。

“要想继续治疗,就得赶快把医疗费交了!”手术第二天,医院就催张亚贤的家人交医疗费。

“因为医院的原因,才导致第二次手术,我妈承受了巨大痛苦,为什么还要我们交费呢?”7月22日,张亚贤的儿子唐龙新致电本报认为,他们不应当承担第二次手术的医疗费,医院应该为此事负责。

7月23日,记者来到为张亚贤治疗的芳草湖医院采访,张亚贤及其家人讲述了他们的遭遇,芳草湖医院负责人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骨折手术后螺钉断裂

在芳草湖医院的住院部,张亚贤老人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输液,显得有些憔悴。

今年1月16日,张亚贤下楼梯时不慎摔倒后,她的左大腿疼痛难忍,怎么也站不起来。其家人立即把她送进芳草湖医院。

经医院检查,张亚贤的左腿股骨骨折。

2月4日,在医生的建议下,张亚贤接受了手术,主治医生将一件固定左腿股骨的医疗器材(以下简称内固定器材)植入了张亚贤的左腿。

2月27日,张亚贤出院。

5月1日上午,张亚贤突然感觉到左腿股骨手术后的伤口部位阵阵疼痛。

5月4日,张亚贤的家人再次将她送进芳草湖医院。

医院对张亚贤股骨拍片子后的诊断书显示:左髋关节正侧,原左股骨粗隆间及股骨近端骨折,经内固定手术后,骨折端对位欠佳……植入的第三根螺钉断裂。

“医生却说,一根螺钉断裂没有太大关系,回家慢慢地恢复治疗,只要别做剧烈的运动就行。我们只好把母亲接回家。”张亚贤的女儿唐红说。

一个月后再断三根

“我妈回家后一直静养。6月底,她突然感觉到手术部位非常疼痛,还隆起一个大包,我们不得不再次将她送进医院检查。”唐红说,“经芳草湖医院拍片检查,发现我妈手术后体内植入的内固定器材上又有3根螺钉断裂,该器材已完全起不到固定作用。”

唐龙新说:“母亲腿上隆起的大包,就是内固定器材上螺钉断裂,钢板因不能固定而翘了起来造成的,往那个大包上按一下,大包就下去了,不一会儿钢板又翘起来了,明显感觉到钢板在体内活动着。”

医院发现又有3根螺钉断裂后,急忙给张亚贤打石膏固定骨折伤口。

此时,张亚贤的家人提出疑问:为什么第一次发现螺钉断裂后不打石膏固定,而在一个月后,内固定器材已断4根螺钉后才打石膏?

唐红说:“我们到乌鲁木齐询问了某医院的专家,专家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坚决不能打石膏的。”

7月15日,在张亚贤家人的一再要求下,芳草湖医院给张亚贤做了第二次手术,主治医生取下她的一根肋骨,植入骨折后的股骨中,希望通过它来恢复造血功能。

“母亲67岁了,摔了一跤,却动了两次手术,开了好几刀,医院这样折腾她,我真怕她承受不了。”唐红抽泣起来。

螺钉到底因何断裂

对于螺钉断裂的原因,芳草湖医院外科副主任王强和说:“造成医疗固定器材螺钉断裂原因有两种:一是受力器材的固定关节部位长期疲劳,过量负重,久而久之就会断裂;二是安置该器材后,平时运动量过大,活动强度大,在运动中突然断裂,或者突然摔倒等都会造成螺钉断裂。”

对于王强和的解释,唐红当即表示质疑:“乌鲁木齐的医疗专家说,如果内固定医疗器材质量好是不会产生钉断裂情况的。难道一个67岁的老人在受伤后还会去跳街舞不成?况且,器材使用不到3个月螺钉就断了1根,5个月内断了4根,能说是器材长期负重受力造成的吗?”

王强和说:“螺钉在体内断裂极为罕见,但类似的情况之前在我们医院曾发生过一例。”

“既然已经发生过螺钉断裂情况,为什么还继续使用这种器材呢?”张亚贤问。

王强和说:“我们和医疗器械公司是定点合作单位,跟它合作已经2年了,长期使用这个厂家的器材。而且,这些器械公司都是正规招标进来的,资质在我们医院有备案。”

所用器材是谁定的

“我妈手术后使用内固定器材不到5个月就断了4根螺钉,这不禁让人生疑,这器材究竟是何质地?所用器材是谁定的?”唐龙新说。

“做第一次手术前,医生问我们选择进口钛合金质地的还是选国产不锈钢质地的内固定器材,我们要选择使用进口器材,但医生说进口器材比较贵,一套1万多元。国产器材相比就便宜一些,一套在6000元左右,而且质量也不错。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们选择了国产钛合金的器材。”唐红说,“但在做完第二次手术后,我们问刘琪副院长内固定器材的材料质地时,刘琪说应该是不锈钢的,这令我们很诧异。”

“在手术前,我们会和患者或家属商量,征求他们选择哪种医疗器材的意见,而且会给他们些建议。”芳草湖医院外科医生赵辉说,在选择医疗器材时,如果患者和家属不清楚哪种医疗器械效果好时,一般都是由外科主任推荐使用。

而在当日下午王强和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说,医疗器材的选择很多时候由做手术的主治医生来决定。

记者在该医院提供的《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上看到,医院招标定点合作单位是乌鲁木齐市永丰茂贸易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证代码为69341776-4。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吕某授权业务经理魏某经营销售《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范围以内的产品,参加招投标业务,并做好售后服务工作。

二次手术谁担责任

唐红说:“我母亲两次手术已经共花去28000余元,现在还躺在医院。我们原本希望手术一次性就能做好的,而医院却使用质量不好的内固定器材,使我母亲再一次承受巨大折磨,医院应该为此事承担责任。”

芳草湖医院院长高艳莎说:“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看到,按正规程序来说,在医院住院治疗,患者或家属一定要将前期的治疗费用缴纳给医院,医院才能给患者提供正常的治疗服务,这在哪个医院都是如此。至于患者质疑手术是否存在医疗事故,我们还必须通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得出答案,鉴定结果如果属于医疗事故,医院会对患者的各种损失承担全部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沙坪坝律师网

Copyright © 2016 域名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重庆沙坪坝三峡广场庆泰大厦23楼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